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惜时

发布时间: 2021-03-18 作者: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浏览次数:1

“锘锘,你慢点儿走,把鞋穿上...呀!这孩子怎么不听呢。”

“锘锘,你要听爸爸妈妈的话,好好学习。”

“锘锘,有空就回来玩,反正也不远...”

“锘锘...”

印象中,长大后每次去外公家的时候,他都会站在门前的桂花树下笑着迎接我。这时,我会大叫一声“外公!”一边加快步伐连跑带跳地走到他身边挽着他的手臂。他总是以一种守候的姿态,悉心照顾着幼小的我,耐心等候着我归来的身影。

可不知从何时起,一些东西在悄然发生改变,外公的头发白了,使用手机的时候手也会不受控制地颤抖,经常生病。我也慢慢长大,生活中琐碎的事情越来越多,能陪伴外公的时间也越来越少。

新年伊始,疫情爆发,屏幕上新闻里不停变换的数字令人触目惊心。整日在家,让我有了大量时间和外公通电话,外公亲切熟悉的声音让我格外想念,他说的都是些关心我学业身体如何的话语。外公已年过七十,背逐渐佝偻,发鬓逐渐苍白,人生过了大半,日子过一天便少一天,我才惊觉,给他的陪伴远远不够。

有人说,人生一世,草木一秋,忽然而已。外公活了大半辈子,未曾功成名就,但也经历了许多大起大落。

曾在一个充满虫鸣声的夏日傍晚,风儿呢喃,晚风绵绵,听妈妈讲起外公过去的事情。外公儿时便比一般的孩童要聪颖得多,姥爷喜欢得紧,逢人便夸自家大儿子。虽是农民出身,但姥爷目光长远,到处借钱,一心想买田地作为长期“投资”。同时他也一边攒钱供孩子念书,外公便这样顺利念到了高中,不仅成绩优异还是老师的得力助手——班长。奈何好景不长,不久之后,国家实行了没收地主田地充公再平分给农民的土地政策。姥爷家里田地多,导致被领导认定为“地主”,家里的财产全部充公。一时之间,家境窘迫,由于负债过多,外公也念不了书,就此被迫辍学。那段时间,外公日出而作,日落而息,丝毫没有郁郁寡欢的神情,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自己是怎么接受那样一种落魄境遇的。他买了一把二胡,不干活的时候就坐在自家门前拉二胡,就这样,当了一辈子农民。虽然不能再接受教育,但是在农业生产这个方面,他也查了很多资料,种树耕田有一套自己的方法,每年收成都比别人家要多。后来就循规蹈矩结婚生子,直到现在。在那个时代里,没有电脑,没有网络,所有思念都被藏在心里,时光仿佛过得很慢,又仿佛过得很快,一个宁静的村庄,一个温暖的家,就足以度过一生。

外公素来待人和善,安静沉稳的性子,和他打过交道的没有不夸赞他的,外婆一把年纪还偶尔和他耍小性子,他能进能退,从来不和外婆吵架,虽然没有让外婆享受荣华富贵,但是一家人一辈子都过得很幸福。外公对儿孙一视同仁,都很宠爱,悉心教导,和蔼可亲,时时挂念,不论是美味的青椒炒肉,还是夜深时掖好的被子、摔倒时温声软语的安慰,都是爱意,我便是在这样的宠爱中长大的。

有一种深情,叫隔代情。我们常感动于陌生人不经意的善意,却忽视了身边触手可及的温暖。他给予我的亲情和温暖,是漫漫人生中的一抹阳光。一晃二十年过去了,我只想尽自己所能,多陪陪外公,在他膝下多说说话,聊聊天,珍惜外公的晚年时光,即使他再平凡,也是我眼里最了不起的外公。

(大学生记者团   李佩洵)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