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

发布时间: 2021-05-08 作者: 来源:大学生记者团 浏览次数:1

以前,这里还是有条河的。

冻结,冷却,浪静,激流,汇聚,波澜。河在时间海倒流,他在人间海消愁。

当站在河面上,厚厚的冰层在脚下,白茫茫的天地相接在远处,黑漆漆的河水暂停在近处。他不知道,也在迷茫,为什么会这样,他的身影在跌跌撞撞中倒下,埋在雪地中。他看着周围的洁白,一点一点的在他脸上堆积,光影在错觉中交错。天色开始漆黑,他的头有些晕,呼吸也有些急促,但他感觉思绪在天空中飞翔,他突然笑得很僵硬,没有往日如同河水一般的柔情。

他还未到河畔时,天色已经昏暗,林子里的露水从他身上滑下,浸湿的白衬衫尽力在收拢斑点,但终究还是没有抵挡住污渍的同化,他也没有让黑暗森林进入他的心,毕竟石化的心脏,没有跳动,没有缝隙,一腔热血也冷却,铸就了他的钢筋铁骨,冲破了最后的防线,他看到了森林那一边的河水,在推动冰的流动。他还是自己,河却在结冰。如果他能收敛自己的气焰,或许以前的事情会有所改变,改变后的思维会不会回想自己还是不是自己。

水在指缝中倒流,泪水逆流回眼眶。他把悲伤情绪寄存在河水里,流动到下一个交汇点,不管中间暗流涌动,跌入河里。他在河的怀里睡着,河底静悄悄,原地泥沙没有鱼虾的吵闹,安静占据他的每一个死角,但那凉透的悲苦,没有承载,浮萍尚有根,但他没有归处。

黎明破晓,河面雾霭缭绕,乌鸦飞离晨雾掠过河道转角,声声传入江边的泥螺壳屋。模糊的记忆和水下哭红的眼,河水洗涤他的身体,阵阵刺痛深入骨髓,他的痕迹在消减。

河不知道,他也不知道,执迷不悟还有多久才能发现,千军万马都只是孤身痴话。

XML 地图 | Sitemap 地图